Entity 204

M.E.G. 日志:首次尝试心理治疗 Entity 204 的受害者。
参与者(匿名)已与他们的 Entity 204 实例分离,允许他们依靠回忆叙述自己与实体在一起的经历。


如果问我谁能算是完美的朋友,那毫无疑问就是金娜了。

我们是 2007 年那会儿在网上认识的。在论坛相谈甚欢不到一年之后,我们才突然发现,原来我们就住在同一座城市,只隔着两里不到的距离。

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,我们都觉得,这才对嘛!我们的口头禅一模一样,我们喜欢的剧也一模一样,就连我们上线的时间,都永远是重合的。我们的匹配度太高了,所以我相信我们一定还有更多共同点!

我们很快线下见面了,一见如故,结为挚友。但她的父母十分严厉,所以我们只能偷偷见面。我们会在公园里碰头,一聊就是几个小时,日日如此。这是我每周最快乐的时光。

我不能想象,当有一天,她发现我不见了的时候,该有多震惊。我从世界上蒸发了。



entity-204-1.jpeg

一只与流浪者合影的鬼伴

实体编号:204

栖息地:多地

描述

Entity 204,通常也称鬼伴,是一种对人类表现出寄生关系的人形实体。从远处看去或不经意地瞥见时,他们的外观与人类极其相似,然而进一步审视就会发现他们那诡异、令人不安的特征。


行为

鬼伴往往会出现在人类的基地与社区周围,尽管他们脱离寄主后也可以长期生存1虽然这些实体并不需要食物与饮品来维生,他们却会吃下所有递给他们的东西,显然是为了模仿人类的进食行为。然而在这一过程中,鬼伴那怪异的面部结构与不自然的动作往往会引起观看者的不适。另外需要注意的是,鬼伴不需要睡眠。

试图与鬼伴接触的人类将表现出选择性的失忆与记忆混乱,并且开始相信这只鬼伴是另一个人类。在此之后便可以断定此人已被感染,应避免与其接触2

entity-204-2.png

一只与流浪者融合的鬼伴

繁殖

鬼伴通过一种传染过程繁殖,在这一过程中,其宿主人类将感到诱发性安全感与熟悉感,并与其融为一体。宿主开始将鬼伴视作一位朋友或亲人,或在记忆中重构亲友的相貌,以对应上鬼伴的外表。

在这一阶段,寄生中的鬼伴将与宿主形影不离。如果可能的话,其会与宿主一直保持物理上的接触——通常是站在宿主身边,保持头部、身侧、手臂等部位的接触。在繁殖的初期,鬼伴停止模仿人类的行为并占据主导,但宿主仍会与实体进行单方面的交流。当宿主入睡时,鬼伴会保护宿主免受外敌袭击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宿主将感到明显的头痛,视觉、听觉退化,甚至完全无法判断自己的处境——许多宿主最终都坚信他们仍在前厅

大约一周之后,宿主完全丧失行动能力,不再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。尽管如此,如果将鬼伴从宿主身边剥离,将会引起其反应。此后不久,鬼伴*将物理上与宿主彻底融合,将其变为第二只鬼伴**。随后两只实体分离,各自离开。


生物学特征

鬼伴的外观与他们生前的样貌十分相似、并保留了其特征,但却完全丧失了智力与记忆。鬼伴与其他宿主之间的互动行为不一定会遵从其生前的人格。

刨开鬼伴的身体后,发现其中只有干涸的人血。他们没有任何器官之类的内在结构,只有一部分暴露在外的构造与人类无疑3


生存指南

  • 如果你认出了一个在故乡的熟知,不要相信他们,直到你向第三方确认了他们真的是他们自称的人,而非鬼伴或者其他模仿性实体。
  • 独自一人时,除非彻底绝望,否则不要与他人交流。
  • 对所有遇见的人保有警惕。
  • 如果举棋不定,就立马放弃。与熟人交流当然对你有益,但前提是你的直觉没有欺骗你。小心为上。

(接上文)

当我们在后室阔别重逢的那一刻,我的心脏停跳了一秒。当你与童年时最亲密的朋友团聚时,有什么感觉?

她同我记忆里一样。我再也不想与她分离了,不论这个该死的地方再怎么想把我们分开。我们永不分离,永不。我们将从现在开始在一起——没有父母、没有学校……再没有什么能隔在我们之间。

如果问我谁能算是完美的朋友,那毫无疑问就是金娜了。

……所以,M.E.G. 的人,你们可以让我见她了吗?


实验随后很快终止。

此后不再继续尝试对 Entity 204 的受害者实施心理疗法。判定这一疗法没有可能救治曾短期暴露于 Entity 204 的流浪者。
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