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波兰语分部
预警:以下关于 SCP-PL 的信息大约写于 2017 年,自那以后又有许多事改变了。

关于我们


SCP-PL 的历史开端于 2012 年 8 月 31 日。站点由 SharhaDr JamesHDr JamesH 建立。最初站点托管在 MediaWiki 上,但在 2014 年 4 月 30 日它被转移到了 WIkidot,与其他 SCP 分部保持一致。我们最初只是一个很小的社群,尝试着保持高质量、专业的文章水准,就像总部一样。

2015 年 12 月 10 日是一道分界线:我们的管理人员从原来的(见上)变成了一批新的(Mefioo9Mefioo9wanna-amigowanna-amigo)。这一段历史颇具戏剧性,不过在这里,哪怕是最重要的事件也不会占用太多篇幅。所以,不如看看现在的我们,如何?

SCP-PL 与其他分部最大的区别在于,除去语言的差异以外,基金会的设定是一个整体:我们认为波兰分部是世界范围基金会的一个部分,正如同其他国家内的其他分部一样。我们的项目几乎都位于波兰境内,很少提及国外的组织、项目或人员。大部分用户认知中,基金会有一大堆分部,每个国家都要应对他们各自的异常与 GoI 等等。除此之外我们便再无太大差异了:很久之前我们设定过 O6,但很快就被废除了。

作为一个相当小的站点,我们很荣幸地迈过了第一块里程碑:100 篇 SCP 与 50 篇故事。我们相当看重质量:这是我们的特色。只要快速浏览一下过去的老文,你就能发现我们的发展有多么迅速。这里是一些代表了本站导向的作品:

  • 辉煌居业 [有限公司]:一个为异常客户制造异常的商务 GoI。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提高人们生活的品质。不幸的是,普通人类往往会误用他们的产品,导致危险的事情发生。例如:SCP-PL-104、GoI 格式“务必快使”与 SCP-PL-005
  • ARGUS:军国主义 GoI,现已被摧毁;基金会研究者们获得了他们残留的遗物,也就是雇佣兵们曾经使用的武器。这些事物往往都有被破坏的痕迹:无论是谁将异常给予了 ARGUS,那都不是他们自愿的。
  • 除草:我们的设定之一。除草描述了直接针对基金会的异常物品,它们对基金会造成了巨大的威胁,并有可能导致帷幕破裂。它们的来源和缘由未知,或许是由某个团体 / 个人制造的,也可能只是巧合。
  • MR-2000:MR 即“Maksymalny Rozkurwiator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Maximum Rumble(至高轰隆)”。一系列关于基金会、英雄主义、“对抗邪恶”、“做一个真正的男人”的故事。其描述了未来的基金会项目:一种能够创造人工现实的未来盔甲,用于对抗现实扭曲者、神灵以及其他平平无奇的混蛋。

我们一般不太在意角色:我们的角色不多,通常也不会是文章的核心。然而,波兰语分部依旧有一些人物拿得出手:

  • Clyde Fostergrant:一个近未来设定中的神秘人物。性格阴暗、劣迹斑斑、臭名昭著——许多人对此人又尊崇又恐惧,尽管他并不知名。但他最大的秘密却不在此;那是他的心脏,或者说,应当有着心脏的地方。
  • Julian:又是一位神秘人物,喜欢老式的游戏与娱乐,你可以叫他“来自 SCP 宇宙的老派绅士”。但从一些故事和其他人物的谈话中你能窥见几分他的过去,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欢乐安详。
  • Koźmiński:Koźmiński 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他的人气太高了。他是波兰分部最火的人物,尽管所有人都对他一无所知。但他又不像另外两人那样,他的趣味并不是刻意缔造的。Koźmiński 是一个占位符名字,一个普通的研究员,但用户们逐渐开起了他的玩笑,并喜欢上了他。有时他们会用上他的原名,但更多时候这位就是“把所有事都搞砸了”的那个人。所有人都知道一句话:“真该死啊 Koźmiński,够了没有”。

我们文章-故事的比例大约是 2:1,不过近期涌现出了大量故事。我们最重要(基于名气)也是最著名的 skip 是:

  • SCP-PL-047-ARC木头猫 -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是第一篇波兰 SCP。从中能看出 SCP-PL 过去的文章标准。当然,我们现在比以前好多了。
  • SCP-PL-066储藏室里的活版门 - 我们维基中评分最高的 SCP 之一,许多人都认为它开启了高质量文的新纪元。它当然也有缺陷,但表达和点子对大部分成员来说都已足够优秀。一个好的例子,SCP 最重要的是什么:整体质量。
  • SCP-PL-104可能性 - 这篇文章体现了我们现在的标准以及读者的期望:多处提及 GoI 与其他项目,细节紧致、主旨清晰,表明作者对 SCP 宇宙与站规了解甚多。这个 SCP 属于我们维基中水准较高的那一批。

至于故事,这里是一些例子:

  • 收容单间 1212:比起故事来不如说是短篇小说:从头到尾它讲述了一名研究员与项目之间的冲突。假如忽略它的风格和结局,那么完全可以称之为“青少年的冒险故事”。
  • 半个小时:此故事成文时站点内正有“邪恶”基金会的热潮;这是一个凶暴、残忍、无情的组织,尤其是对于它自己的成员。那时候很多人都喜欢阅读基金会对待员工的方法。这则故事尝试表明,即便身处异常横行的世界,你最大的敌人依旧是人类。
  • 朋友:视角转换。本文从一个普通人,一个可怜的、受欺凌的孩子的角度,揭露了基金会的本质。为了追寻快乐与帮助,他找到了一个假象的朋友。或者,依照基金会所言,一个异常。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