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P001YELLOW
scp-tr-dyfscp0012-wewillendure.png

项目编号:FCP-001-

项目等级:Thaumiel

特殊收容措施:在SK、XK、ZK、YK或CK级情景临近且无可逆转的情况下,将被作为应急措施-FCP的一部分开启。开启之后,至多500名优先候选名单上的人类(下称“休眠者”)可进入其中,并被置于假死状态直到设施封锁。

由60名专家组成的维修队伍将负责维护内设施的整洁与安全,并随时为可能的开启事件做好准备。

由于将无限期关闭,每隔55年,所有的维护队伍成员就应前往北部洞穴内的实验室,并将自身的思维与基因组成转移到新的克隆躯体中。

通过性繁殖可能创造额外的维护成员,但必须事先经过投票并获得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率。

维护队员应通过100个置于预定机密位置的无人机增殖仓监控地球的情况。若地球的情况重新回升至文明可存续的阶段,则唤醒所有休眠者,简要告知当前状况后发起投票。若全体休眠者与维护队员一致认为可以安全地重返地球,则SCP-2591-Omega将自内部开启。当且仅当在这一情况下准许其内人员重返地球。

若维护队员认为地球无法恢复,则或可通过SCP-2591-Omega内部定位至某个更宜居的维度,并进行殖民。严禁在任何虚构维度中殖民。

描述:指代基金会延续计划的行动基地。其目前位于虹桥项目创建的一座元虚构口袋维度内。

虹桥项目为一项基金会措施,旨在探索SCP-2591-Omega有限的虚构空间进入能力。在数个失败的技术原型后,Isaiah Henderson博士发布了一篇名为《理想的藏身之处》的50页论文,并借此成功进入了论文中描述的“口袋维度”。

的中央区域表现为一片圆形的绿林,其四周均被高耸的岩壁包围。向岩壁内挖掘的隧道可用于收纳休眠室、人员生活区与数据服务器。树林内有一500×500m的果园,其中改良过的苹果树可以结出药品、工具、食物、饮品、织物、衣物、化妆品等基础设施。

此外,经由Henderson博士的论文内容影响,表现为一选择性熵区,其中的无机材料不会随时间流逝而降解。

来自的音频日志【有删节】

日志编号:1

创建者:Katrina Key博士,电子设备协调员

Key:日志记录,2079年3月20日。当前时间,GMT 13:05。我想那应该是这片地方正在用的时区。

门刚刚已经封死了,所有休眠者都已经,呃,说“塞进去”好像不太合适,毕竟是金属的休眠舱,但这么形容似乎更生动一点。我们没有监禁他们或者怎样。总之,他们入睡了。

我的精神状态已经……啊,我本以为自己会更难过一点,但可能我还没完全适应这种庄重感。我不明白,这群被困死的人到底有什么值得来回讨论的策略价值。这会儿可能正有一个师的研究员尖叫着争先恐后地跑过来砸门,就像一窝老鼠连着土被一铲子挖出来,倒进了——

(她忍住没有抽泣。)

别他妈管这些了。马上回来。


.

日志编号:2

创建者:Katrina Key博士

Key:(轻声)日志记录,2079年3月20日。时间,20:05。这场会开得一坨狗屎,但我得为后人记录下来。

Wallace Ustinov博士,项目主管:每个人都有一杯吧?

未知研究员:Key博士?

Key:啊,我不喝酒。

未知研究员:那你拿瓶水。

Key:(恼怒地叹气。)放这儿吧。

Ustinov:诸位,我知道这看起来不是一个适合庆祝的场合。但是,这里的所有人都100%安全了。Weasel们最多也就能从那边毁掉入口——就算如此,我们依旧可以通过正确的坐标重新生成一个。所以现在我可以宣布,风暴已经过去,让我们举起酒杯——敬我们,敬穿过风暴的勇士们,也纪念那些没能挺过来的人们。

众人:干杯。

(酒杯碰撞声。)

(短暂的静默。)

(呛咳声,低沉的尖叫声。)

(连续59次人体撞击地面的声音。)

Katrina:哈,这可,呃……哇喔……我说……行!你们现在都兴这套,是吧!继续啊!

(短暂的静默。)

(Katrina尖叫。)


.

日志编号:3

创建者:Katrina Key博士

(Key的声音显示她已喝醉。)

Key:(神经兮兮的笑声)嘿,是我。又是我。

嗯……就是这样。

我去查了一些虹桥项目的报告。显而易见,当虹桥人员尝试创建新的虚构世界时,最常见的故障之一就是,部分元素或者物理法则会装载失败,还不带警告。

达标了,因为它是唯一一个不存在显著危险问题的口袋维度,草坪没有放射性,天上也不会掉岩浆。而在剩下那些小问题里,有一点就是,某些基本元素和化合物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!这难道不是最微不足道的吗?

(另一阵神经兮兮的笑声。)

然后我发现了最重要的东西。我在对Ustinov博士祝酒时分发的香槟做化学分析。为了确认它也是这种转化小问题的一部分,我打开了一个氰化物胶囊。那是在我们需要脱离旧躯体时使用的。

猜猜里面是什么?

香槟!纯净的、超级浓缩的香槟,以固体粉末的形式存在!

(歇斯底里的笑声。)

那些香槟药片香得要死

(响亮、疯狂的咀嚼声。)

(更多笑声。)

(抽泣声。)

(她唱起歌。醉着。)

孤身——一人……不想独自,孤——身——一人——……


.

日志编号:75

创建者:Katrina Key博士

Key:嗯。外面的无人机都被Weasel打烂了。主控计算机终端需要我这边试27次才能开机。要想看看地球上的情况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原本那扇门上安一个监控摄像头。

顺便一提,那扇门依旧连着南极洲的临时站点Site-01。我不知道Weasel们有没有兴趣去搬它。我不明白!它们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?!

在外面发生意外好歹也能说得通,可在这里?物理学定律只不过是论文里轻描淡写的几笔,要让电路正常运转起来的难度堪比俄罗斯轮盘赌。

至于2591-Omega——事实上,之前人员里确实有个家伙知道怎么更改维度通往的地方。注意是“之前”。现在我们要回去,只能回到地球。

但还有一线希望:除了那些静滞仓以外,我终于又找到了一台能正常运作的机器。那是一台娱乐室里的老式立体音响。还有一个CD播放器。

这里只有一张CD。安德鲁·洛伊德·韦伯的结晶。

(珠宝盒打开的声音。)

哦。我真傻。他们把CD放错了。实际上是《星光快车》的音轨。

人类时代声与乐仅存的残骸,也就是:“假如火车欲火中烧:音乐剧”。

(短暂的静默。)

(玻璃破碎的声音。)

(Key野兽般地尖叫起来。)


.

日志编号:210

创建者:Katrina Key博士

Key:日志记录,2079年12月30日。时间,谁管呢。经验告诉我,从今天开始每一天都会更糟糕。

你们未来的休眠者,我命令你们听这段的时候必须谅解我的痛苦与业余,原因在于:如果你们听到了这段日志,那么作为最后一个活着的人员,我有无数次机会宣称我是灭绝人类的天使并且关掉你们的维生系统,但我没那么做。所以,你们每个人都欠我一条命。

(冷笑。)

啊,好吧,还是说说今天傻逼的意外小惊喜是什么吧。我打算去看看克隆实验室。一方面,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——另一方面,我也没什么其他事儿可做。

你们永远都想不到,那堆用胶布和纸袋绑在一块的Thaumiel,他们叫做“克隆机器”的玩意儿,功能只剩下了一半。它能将个体复制到另一个宿主身体上——但却不包括大脑。

我死之时,大脑也会死。我的克隆体会是一张白纸——该死,她甚至会出生成一个婴儿。

这还不算糟的,为了保证我们严格执行了计划,克隆机器每过55年才会开放一周的窗口期正常工作。要么这是机器初始化需要的时间,要么当初建这地方的傻逼们搞防干预工程搞魔怔了。我倾向是后者,因为这东西每次开放的时候一个人只能克隆一次,没有例外。

那么,这里就是我的清单了。在未来的55年里,我需要用基地里的材料完成以下目标:

  • 在未来培养一个孩子,让她忠于执行的计划。
  • 趁着我还没死,用根本没法运行的机器人和录音设备完成这一点。
  • 确保这个孩子在110年内都会做和我一样的事。

……

啊,至少我不缺时间。就算一切都完蛋了,那个“选择性熵”什么的东西也会确保所有无机物都不会烂到需要修理。

我想一个不错的开头是给那孩子编一个神,让她畏惧。不太人道,但谁管呢?我得把这位神的名字编得简单点,比如“翠茜,闪光……之神”。无论如何是个好的开始……


.

日志编号:40,207

创建者:KK-2

KK-2:日志记录,2149年4月10日!时间:中午,非常准时!这里是Katrina Key二号。

我已经15岁了,训练结束,我终于学会了怎么上厕所——而且我终于能给留日志了,人类全族未来唯一的希望灯塔!超级兴奋!哦耶!

……不过我还得说,我有点紧张。世界上还有好多我不懂的东西。KK-1——愿她安息了——她一直告诉我,如果我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,那些休眠者会变得非常危险。

有时候我会半夜去她身边,问她我们是不是真的有一天能打开那扇门。

每到这时,她就会回答,“课程RA-498:在保护不可替配件的情况下对SCP-2591-Omega进行日常维护”或者“课程NE-957:为什么洗澡非常重要,即使除了你以外没人闻得到你的味道。”

她是一位严厉,但是聪明又公正的老师。她教会了我人生中许多重要的课程,比如为什么我不应该反抗纪律无人机——就算它对我发射电枪也不行。每次那些墙上装着的机械手强行把我的脑袋扭向屏幕的时候,我心底里都知道,KK-1只想把最好的留给她的女儿。

我多希望能见她一面。但当闪耀之神翠茜创造世界的时候,她没有赋予世界公正与爱。她让世界满是苦难与忍耐。等到我制造KK-3时,我将升入所有KK应许的天堂:“汉堡王”。

现在,我该从哪儿开始?


.

日志编号:94,388

创建者:KK-2

KK-2:哦,嘿,我找到了一个视频,证明翠茜确实是被那个婊子编出来的。

谢了,混蛋,这个傻逼的维度根本没有任何资源能够解决生存危机!

等到他们全都灭绝了,我上哪儿找心理医生?!


.

日志编号:500,001

创建者:KK-63

KK-63:外面的摄像头失灵了。之前的KK说它之前有一次也失灵过。我觉得她们在撒谎。


.

日志编号:648,401

创建者:KK-89

KK-89:日志记录。7001年4月19日。时间:日出。

嗯。

今天早上我绕着果园跑了20圈。翠茜会为我骄傲的。她的光辉从汉堡王里崇高的王座延伸,照耀在我的身上。

翠茜的传说似乎又变多了。根据记录,翠西存在着,同时又不存在。我想,这大概代表着她更加强大了吧。

……

我开始给自助餐厅里的每一根勺子起名,用动物的名字。

这个是长颈鹿。那个是驴子。当然还有我最亲爱的小牡蛎……


.

日志编号:1,480,322

创建者:KK-147

KK-147:这里就这么点大?


.

日志编号:2,745,643

创建者:KK-281

KK-281:有时候,我会对勺子神殿说话。我好害怕他们会回答我。假设有一天我对它们中的一位说,“你好”,然后它回答说“你也好”。它会吓到我的。比每一架过去KK的电击无人机都更可怕。我的神经会立马崩溃的。

那也会是的末日。

……

也许一切安好。


.

日志编号:23,498,555

创建者:KK-327

KK-327:我会是第一个死时不孤独的人。


.

日志编号:40,277,143

创建者:KK-415

KK-415:我会是第一个死时不孤独的人。


.

日志编号:53,331,006

创建者:KK-437

KK-437: 我会是第一个死时不孤独的KK!


.

日志编号:73,000,012

创建者:KK-501

KK-501:我不想孤独地去死!


.

日志编号:73,478,020

创建者:KK-503

KK-503:永远离不开这个磁带,但……我不讨厌《星光列车》。


.

日志编号:79,500,212

创建者:KK-506

KK-506:我只是不想一个人死去。


.

日志编号: 84,322,975

创建者: KK-507

KK-507:日志记录,29989年6月20日。时间:“时间只是构造”点。

根据KK-1的原始资料,6月19日是她的生日。所以我已经25岁了。

我觉得自己不太可能把家族所有的记录全过一遍——55年真的够吗?但我还是看了不少,说实话呢?

去他妈的休眠者。

有多少个KK都对着空气抱怨想要和其他人说话,却从来没人真正解决过这个问题。但我有我的实验室。我有资源。我有一个该死的克隆机器——没人想过把55年一次的窗口期用来干点别的事吗?

管他妈的,我一定会有个朋友。也许还有好处呢——哦,翠茜,我们死时都是处女,对吗?

集中注意,Katie。不要纠结于过去的人生,那根本就不是人生。会是转折点。胶囊里的男孩们根本配不上你。让他们坐在那些白痴舱室里,和该死的时间锁与速子存放圈一块去死吧。让外面的地球烂光!

我的名字是Katrina·KK-1的中间名反正我不知道·Key,以翠茜之名,我的世界,我会按照自己的意志重塑它!等到我的工作完成,能有一个人来陪——

SCP-2591-Omega:警告。门控制超载。开门。

(它滑开了。)

KK-507:(单一的、长时间的尖叫。)

(一个状如碰撞实验假人的人型机器人走入门廊。发现KK-507后,它挥了挥手。)

机器人:你好。女神告诉我们,这里是真正人类的最后一座壁垒。是这样吗?

KK-507:(持续的尖叫。)
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