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P001GREEN.RTF
green.png

(在绿区域内拍摄的照片,摄于SCP-2591-Omega当前位置的外部。)

项目编号:FCP-001-绿

项目等级:待定

特殊收容措施:绿唯一的入口SCP-2591-Omega仅在O5议会全体通过的情况下获准开启。

描述:从29989年6月20日500名休眠者苏醒开始,外部的地区被称为绿。当前仍在研究这片地区是否可供人类安全殖民。

O5议会会议转录:29989/7/15
时间:14:00 GMT

<日志开始>

O5-1:现在报数。A1仓,O5-1,到。

O5-2:静滞仓B1,O5-2。到。

O5-4:C1与D1仓,O5-4与我的儿子——

塔格特:我们能不能点一份塔可钟?

O5-4:该死,塔吉,我跟你说过了!塔可钟已经灭绝了!

塔格特:咩绝是什么意思?

O5-4:就是恐龙身上发生的事!现在闭嘴!妈妈正在他妈的开会!

O5-2:嗯,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会议推迟一点——

O5-4:他只是个孩子。你会活着的。……塔吉,去跟KK-507玩会儿。

塔格特:我不喜欢KK。她有点——

KK-507:你好,其他的人类,我们是朋友吗?

(塔格特尖叫着跑开了。)

O5-1:(叹气)十,十一,十二?

O5-10:到。

O5-11:到。

O5-12:还有我,到。

O5-1:最后一位,呃,我们的全体维护队员,KK-507?

KK-507:(受惊地尖叫。)……我是说,呃,是的,是的,我在这里,我的名字是KK-507,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,你听过《星光快车》吗?!

O5-1:十一,你跟她聊过的,你来……

O5-11:小KK喜欢玩追追?

KK-507:是的!是的我喜欢!

(O5-11拿起一架订书机,装作要把它从岩壁上一面落地窗中扔出去。)

O5-11:KK快追锤锤!它在很远的地方!

KK-507:好的,先生!

(KK翻过窗户,向院子里跑去。)

(O5-11放下了订书机。)

(其他议会成员盯着O5-11,沉默。)

O5-11:……噢,拜托,伦理委员会都灭绝了。

塔格特:(从另一间房间传来)他们都去塔可钟了吗?

(O5-2起身,将手拍在桌案上。)

O5-2:我们到底是打算讨论绿的事情,还是让我把时间花在享受迟来的中风上比较划算?!

O5-1:十,探索小队的发现……

O5-10:哦对!(抓起文件)呃……关于绿实际上是,或者说曾经是,地球的猜想,基本已经被证实了。然而,可能是由于某种异常的影响,太阳和月亮都被置换成了其他类似的天体——没有导致天气或是大气发生变化。星象与记录完全不同。此外,还有一些明显来自外太空的环境噪音。这种声音在空旷的宇宙内传播。

O5-4:你最后说的那种声音,是不是法戎号当时遇到的那个?

O5-10:呃,我们一直没想到,但——既然你还记得,那么应该没错。

O5-1:所以,我们的星球可能还在敌人的控制中。

O5-10:显然这很符合-B改造新家园的要求。

O5-12:队伍自己呢——有伤亡吗?

O5-10:两名MTF人员受伤后自愈的速度快得异常,可以肯定有什么广域的治愈类影响因子。

O5-2:他们遭遇了-B?

O5-10:什么?没有,他们只是绊倒了。一只-B都没遇见。侦察无人机也完全没发现它们的踪迹。唯一看到类似-B的是,而且已经死了。

O5-12:劳请帮我重温一下你最后说到的那个?

O5-2:(翻看备忘录)“FCP-,项目等级待定,为一3600米高的节肢生物,目前飘浮在L1拉格朗日点。未展现生命迹象。”

O5-10:目前为止在绿中遇到的动物都是些普通的野生动物,例如麋鹿和兔子。……不必说,门外面已经不是南极洲了。机器人们肯定搬运过门。

O5-1:为什么我觉得你他妈五分钟前就该说外面有机器人这件事了?

O5-2:不是新发现了。当时门就是被一个机器人打开的,忘了?

O5-1:噢,对的,那个碰撞假人。

O5-10:它们自称“WerkHoss”——且不论是什么意思——并表示自己为“女神”效劳。它们对人类带着一种古怪的敬畏。就好像我们是皇室一样。WerkHoss们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,甚至在6队向他们开火并击毁三只后依旧如此。

O5-4:为什么?

O5-10:或许它们不具有智能,又或者可以轻易地互相取代——

O5-4:No-No-No,我是说,为什么6队要攻击它们?

O5-10:他们脑子不太灵。

O5-11:呃,发表下我的看法——如果我们想要确认在这颗星球上殖民是否可行,只有与这群WerkHoss进一步协商才可能有所进展。

O5-4:以及替6队道歉。

O5-10:你这话说的,KK-507不也很害怕它们吗?

O5-11:听着,从临床上说她已经——

KK-507:你好。

(所有会议成员都大叫起来,靠着椅子向后退。)

O5-1:你怎么钻到桌子底下的?!

KK-507:悄悄钻啊。

O5-1:为什么要钻到桌子底下?!

KK-507:因为过去十年里这里一直都是我的特别冥想地。你的特别冥想地是哪里?我们可以交朋友吗?!

(O5-11去够订书机,想要再把它“扔出去”一遍。订书机不见了。)

O5-11:OK,我的订书机他妈的上哪儿去了?

KK-507:我把锤锤抓住啦。

(尴尬的静默。牙齿轻咬金属与橡胶的声音。)

O5-12:请求许可,更改当前话题——

O5-1、-2、-4、-10、-11:同意。

O5-12:好的,呃,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进一步研究那种治愈因子。我需要知道外界的人是否还会衰老。最好的办法就是让KK-507在外头待一段时间,顺便派几个警卫监视着。

O5-1:我投赞成。

O5-4:跟。

O5-11:赞同你们的偏见。

O5-2:什么,等等,不,这太蠢了!研究治愈因子是一码事,但我怎么觉得你们就是想找个理由把她流放了?这是错的。我知道她一副卑微的样子很惹人烦,但她自己什么也没做错。还有,我得提醒一下,我们如今活着,呼吸,全部都是KK-507的功劳。我们欠她太多。

O5-1:我是说……

O5-4:不,二说得有道理。我改票了。

KK-507:你想的话,我可以帮你!

(O5-10尖叫。)

O5-1:你现在在桌子了!

O5-12:呃,我们确实没椅子了。

(KK-507礼貌地从桌子上下来。)

KK-507:不,我是认真的,大家,我可以帮忙。干什么都行。朋友就要互相帮助,对不对?!我只需要……我只要一晚上时间,问问翠茜。

O5-10:打断一下。翠茜又他妈哪位啊?

KK-507:她是一切存在的造物主。她住在汉堡王中。

塔格特:(从另一间房间传来)我们能点汉堡王吗?

(O5-4懊恼地啜泣起来。)

O5-12:塔格特多大了?

O5-4:噢,闭嘴。

O5-2:他八岁了。上次我问的时候是八岁。但我们能不能把话题纠正回——

O5-12:他的衰老速度更容易观测。

(八秒的静默。)

O5-1:我改票。

05-11:同。

KK-507:可是,我想帮忙……

O5-4:塔吉,你想不想度个假?

<日志结束>

FCP内部备忘

来自:O5-10

发往:O5-1、-2、-4、-11、-12

标题:回复:

日期:29989/8/5

我不知道应该感到恐惧,还是庆幸,还是两者皆有。

在10队与WerkHoss们交涉的过程中,揭露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信息,关于那个被称作女神的实体。它们仍在回避着我们关于-B为何消失的问题。一只WerkHoss邀请队伍加入它的祈祷仪式(被称为“化身的诞生”),并表示女神为了这一天已经等了许多年。

队伍聚集在了一个WerkHoss居住地内的中央广场——它们叫那个居住地“Hoss镇58号”——然后跟这些机器人一起,注视夜空十分钟。

在第十一分钟开始时,L1点位置上的消失了。它直接出现在了居住地中。说实话,小队看不出这生物到底有多高,但唯一的光源就是它下腹部的生物荧光。

已经死亡是不对的。它活得很好,只是进入了长期的冥想状态。

最诡异的是,WerkHoss中的大祭司是这么称呼的:“至圣的女神,尊贵的自由人类之皇女,人类灭绝灾厄的放逐者,异族的攻克者,怪物们的干扰者,所有妄图剥夺应有和平安乐之辈的无情征服者,PALLIT EAST RIVER GOCK。”

发出了一阵无法理解的噪音,震碎了在场所有人类的耳膜(当然,在噪音结束后还会再长出来)。它爆发出炫目的光,随后消失,回到了L1点——在它离开的同时,一个“化身”留了下来:一个有形的、一米高的SCP-复制体。当队员们忙着捂住剧痛的双耳时,化身突然变得歇斯底里,喜极而泣,在接下来的一整夜里拥抱、亲吻看到的所有事物。

我可不想说一个默默无闻还有点烦人的Totleigh软件单杀了所有-B然后登了神。然而未来某一天,没准我还真会不得不这么断论。无论如何,我建议将她的编号更换为FCP-(编号还是应该留给那具节肢动物尸体——从它的外观来看,我相信它最初是和一起出现的,虽然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被Pallit控制了)。

……尽管动机不明,但Pallit声称人类现在正被她庇护着。也就是说,我们需要利用她来为人类谋取最大的利益。

说到最后,我有一个计划,但需要非常强的终止怀疑作为基础。明天晚上19:00来北会议室找我。

——O5-10

事件日志:29989/8/7
时间:20:51 GMT

<日志开始>

O5-11:现在我们再回顾一次。你是——

KK-507:为什么地面跑了?

O5-11:……我们在直升机里。直升机会飞。

KK-507:我知道,但我觉得地面不应该乱跑。不然我怎么回去呢。说不定还会扰乱会议。

O5-11:听我说!

KK-507:好吧。回顾。我的祖父——

O5-11:KK-1的祖父。

KK-507:——是的,对不起。KK-1的祖父是Julian Key博士,Site-501的主管。他是Pallit的好朋友。

O5-11:嗯——嗯。然后呢?

KK-507:也就是说,我是和Pallit原先的朋友关系最近的人。

O5-11:很好,继续……

KK-507:而现在,Pallit是所有人类的女皇和女神……

O5-11:对?

KK-507:那闪耀之神翠茜呢?我以为她才是——

O5-11:翠茜他妈的退休了!

KK-507:噢!……你知道吗?这对她最好!她应得的。

O5-11:啊,太好了。

KK-507:嘿看,地面又回来了……

O5-11:没错。她就在那个庭院里,看到她了吗?

KK-507:你是说那个看起来像小丑图片的家伙?

O5-11:是的,而如果你敢这么对她说话,对她不敬,或者无论如何毁掉了这件事,我就要让你永远不能合法交朋友。

KK-507:……明白!

(直升机落地的同时,KK-507起身立正。)

(舱门打开。)

(KK-507紧张地从两排跪地的WerkHoss间走过。O5-11仍留在直升机内。)

的化身位于两排机器人的另一端,悬浮在半空中。)

KK-507:嗯。打扰一下。请问你是——

蓝:另一只小肉狗!

(她猛地抱住KK-507,将后者推倒在地上。KK-507恐惧地尖叫起来。)

KK-507:给我滚下去我向翠茜发誓我要把你的皮啃下来,贱人!

(直升机门关闭。O5-11将手枪塞入口中。窗户染红。)

向后退开,对KK-507歪了歪头,像一条困惑的狗。)

蓝:怎么啦?你以前没被人抱过吗?

KK-507:“抱”是什么玩意儿?你刚才为什么想要吃我?!

蓝:(咯咯笑。)你这对生拇指的小猫咪真会讲笑话!

KK-507:如果我给你讲更多笑话,你还会吃我吗?

向KK-507靠近了一些,好奇地嗅着她的脖子。)

好吗,Pallit?在你继续之前,我要先告诉你,从七年前开始,我就会摔坏东西。

蓝:你闻起来像Key博士。

KK-507:……Julian Key,对吗?

蓝:(长时间的喘气。)

KK-507:我是她的第507代孙女。

的眼睛睁大了一些,里面充满了层层的星星与爱心符号。)

……请不要吃掉我——

蓝:你现在是我全宇宙最好的朋友。

(自走下直升机之后,KK-507第一次松开了咬紧的牙关。)

KK-507:真——真的?

(复活过来的O5-11擦去了窗户上的血迹,看着窗外,松了一口气。)

<日志结束>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